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原创新闻 > 奇瑞人事调整升级 二号人物陈安宁被指学历履历造假

奇瑞人事调整升级 二号人物陈安宁被指学历履历造假

发布时间:2015-09-08 22:46来源:未知root字号:

曾经随同陈安宁、朱国华一道外派到合资公司的60名奇瑞员工也将面临“打道回府”的命运

■本报见习记者 谢若琳

近段时间,奇瑞汽车备受关注的原因不是其销量增长和新车的发布,而是芜湖总部人事变动频繁。即使是奇瑞董事长尹同跃近日对外放出分板块上市的消息,也丝毫不能掩盖外界对这家曾是自主品牌汽车一面旗帜的奇瑞高层们接连出走原因的好奇。

《证券日报》记者从多个消息源得知,奇瑞人事地震已经由芜湖总部发酵到旗下最重要的合资板块——奇瑞捷豹路虎,仅次于奇瑞董事长陈安宁之后的中方“二把手”奇瑞捷豹路虎汽车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党委书记朱国华将被迫离开合资公司,接替朱国华人选为奇瑞捷豹路虎制造部执行副总裁陈雪峰。据了解,陈雪峰与陈安宁都曾在长安福特马自达工作过。

“朱国华的离任不能简单理解为任期到了,而是其为合资公司前期战略方向的错误承担了责任。”一名接近奇瑞高层的人士向记者表示,正如郭谦为观致的开局不利承担下课的责任,奇瑞捷豹路虎董事长陈安宁也应该为此承担责任,但结果却是由朱国华承担了。

不仅仅如此,曾经随同陈安宁、朱国华一道外派到合资公司的60名左右奇瑞员工也将面临“打道回府”的命运。接近奇瑞捷豹路虎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总部已经口头传达了年底前我们必须回到芜湖总部的事实,当年不少人拖家带口来到上海,如今很迷茫该何去何从?”

“当然,所有外派人员回到芜湖总部并不包括陈安宁”。该人士透露,早前奇瑞芜湖总部多位高层出走就是陈安宁推动的,先是奇瑞销售公司管理人员,现在是奇瑞捷豹路虎管理人员,下一家公司会是谁呢?据介绍,身兼数职的陈安宁是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常务执行副总经理、奇瑞汽车工程技术研发总院院长、奇瑞捷豹路虎董事长、观致汽车董事长。

更令人震惊的爆料还在下边。奇瑞汽车内部不具名人士向记者透露,关于陈安宁学历、从业履历造假的匿名信曾在公司内部广为传播,“他是在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大学读的博士,但对外履历却是俄亥俄州立大学;他曾是长安福特马自达嘉年华项目总监,但并不是福特汽车公司亚太部整车业务高级总监”。据他所说,奇瑞汽车目前有多名在职人员都与陈安宁是同学。

朱国华将离任

奇瑞60子弟兵何去何从

9月7日,奇瑞汽车发布官方声明称,在奇瑞捷豹路虎中方“二把手”朱国华任期满后,将卸任奇瑞捷豹路虎常务副总裁一职,调回奇瑞汽车总部任职总经理助理,分管奇瑞汽车的合资业务,而接棒者为现任奇瑞捷豹路虎制造部执行副总裁陈雪峰。

公开资料显示,朱国华早在2003年就已加入奇瑞汽车,先后担任芜湖耐博耐尔汽车电气系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奇瑞汽车采购部部长、战略规划部部长、总经理助理等职。2012年,朱国华升任奇瑞捷豹路虎常务副总裁,不但是奇瑞路虎捷豹的重要奠基人之一,也是名副其实的奇瑞“老人”。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汽车行业分析师表示,通常来说,任期已满很难成为高层调动的主要原因,尤其对于年轻的合资公司来说,元老级管理层至关重要,“可以预见的是,此次朱国华离任将会使奇瑞捷豹路虎今后在华的发展更加艰难。”

事实上,这并不是奇瑞汽车高层的首次“大动作”,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奇瑞汽车有多位高管相继离职,其中既有当初一起打天下的“老人”,也有后加盟的海龟“新人”。引用奇瑞内部员工的话来说,“奇瑞汽车已然是物是人非了”。

在过去的一年里,原奇瑞汽车CFO朴健、原奇瑞汽车运营副总朱航、原奇瑞汽车总经理助理孔繁龙、原奇瑞汽车总经理助理、奇瑞汽车销售公司(以下简称:奇瑞销售公司)总经理黄华琼、原奇瑞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陆斌、原奇瑞汽车公关传播部公关总监万锐等人相继离职。

更为棘手的问题是,奇瑞汽车面临研发人员大量流失的困境,离职者中不乏有工作经验的老员工,一名接近奇瑞高层的人士向记者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现在上海研发中心的‘老人’都快走光了。”

上述人士表示,目前奇瑞汽车的研发人员大批量转战至吉利、北汽、众泰等竞争车企,其中在杭州达到几百人,“逢年过节时,离职的员工还会在微信群中众筹拼车回芜湖探亲,也是满满的心酸和无奈。”

与此同时,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奇瑞汽车近日还发布了员工内部“召回”的口头通知,五年前曾经随同陈安宁、朱国华一起,外派到合资公司的60名左右奇瑞员工也将被调离,暂时安放回安徽芜湖奇瑞汽车总部。此外,后来从外部招聘到合资企业与奇瑞汽车签订用人合同的员工,原则上不排除会回去,但是还要和本人协商。

据知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且不谈合资企业奇瑞捷豹路虎中再无中方‘老人’,就连原来的60名‘老人’也很难再回芜湖了。一方面,回去面临尴尬的地位;另一方面,他们已经在上海生活了五年,很多人是‘拖家带口’来的,也有在上海成家的,回去谈何容易。”

“二号首长”陈安宁

被指学历、履历双双造假

另一方面,记者在采访多位奇瑞内部人员后发现,奇瑞汽车内部普遍认为,管理层频频出走的主要原因在于“人事斗争“。

一位奇瑞内部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在奇瑞汽车内部,被冠以“奇瑞二号人物”之称的陈安宁素来专权,很难相处,“开会的时候,他通常都在玩手机,也不看人;同样,他布置工作时也不会说的太明白,全凭下属揣摩猜测,很难得其要领,一项工作往往得经过‘推翻、重做、再推翻’这样循环往复好多次。”

“他最大的问题在于自己不懂也不相信别人,”上述人员还透露,在奇瑞的现有管理格局下,搞技术的最终成了大管家,陈安宁虽然出身研发系统,但目前在奇瑞汽车内部分管人事、研发、销售三大领域,而且在工作管理方面也事无巨细。“就拿接受媒体采访来说,他甚至连每一次的采访媒体名单、提出的问题等细节,都会严格审核,如果不合心意则不回答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奇瑞汽车旗下除了拥有自主品牌业务外,有两家合资整车企业:观致汽车和奇瑞捷豹路虎。而陈安宁不但是奇瑞汽车常务执行副总经理、奇瑞汽车工程技术研发总院院长,还是奇瑞捷豹路虎董事长、观致汽车董事长。对此,上述内部人士表示,“他一个人身兼数职,当然很难做到面面精通。企业高层是做战略方向的,事必躬亲只会让下属无所适从。”

此外,上述接近管理层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在人事任命方面,他也会横加干涉,即使是任命下属销售经理这样的级别,他也会一一过问。“现在的奇瑞正处于青黄不接的状况,陈安宁逼走了一批人,却没有找到合适的继任者,整个中高层呈现出管理断层的局面。”

同时,记者也向一位已离职的奇瑞汽车前高层人士核实此事,得到回复称,“这太常见了。”据他描述,目前陈安宁“排除异己”的行为已经蔓延到合资公司。“陈安宁肯定是无法容忍‘老人’进入他的体系,所以他跟‘老人’的关系一向不好,这也可以理解,在改革阶段全部使用‘新面孔’也无可厚非,然而,现在包括黄华琼、陆斌这样的一大批‘新面孔’也没能留住。”

此外,上述奇瑞前高管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履新的高层都与陈安宁有着或多或少的“利益关系”。例如在此次人事调动中,接替朱国华的陈雪峰,曾在长安福特马自达项目任职时是他的同僚,而陈安宁在2009年加盟奇瑞汽车公司后,陈雪峰也随之赴任。

另一方面,一名奇瑞汽车员工向记者透露,陈安宁还因涉嫌涉嫌学历、从业履历双双造假,曾经被内部举报过。“那些反对他的人把资料匿名寄给了奇瑞所有中高层,”据上述员工表示,陈安宁的博士学位取自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大学,而他却在公开资料中宣称,自己是在俄亥俄州立大学毕业的。

此外,百度百科如下介绍陈安宁:他曾先后出任了福特汽车全车业务总监和福特嘉年华全球项目总监。而根据《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显示,陈安宁曾任职福特汽车公司亚太部整车项目总监,并无提及福特嘉年华全球项目总监。不过,一名接近福特的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提供了一份早年间《福特南京本地嘉年华项目的内部通讯录》,据通讯录显示:陈安宁曾任长安福特马自达嘉年华项目总监,并不是福特汽车公司亚太部整车业务高级总监。此外,该名接近福特的业内人士曾通过福特内网检索到:2009年10月28日信息显示Anning Chen(CFMA Ford Program Director)。

“这两个职位差别非常大,陈安宁只是被下派到中国区,等他回美国总部后,如果没有级别相当的职位,他就得等一年,如果一年后还没有位置,他就得降级使用。事实上,陈安宁就是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去了奇瑞。”一位曾与陈安宁共过事的业内人士透露,“陈安宁的老婆不愿意他回到中国,所以他和奇瑞一方达成协议,在其任职期间,大概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美国遥控指挥,直至他去年年底成为常务副总之后,还有大约四分之一的时间在美国遥控指挥。这么重要的职位还能如此指挥,这在中国是绝对是前所未有的。”

奇瑞“宫斗戏”升级2.0

作为国产汽车的先行者,奇瑞汽车也曾辉煌一时。2010年,尹同跃伸臂高呼要“革自己的命”,奇瑞汽车将抛弃低端品牌形象,向上探索,然而,他也切身体会到伴随改革的阵痛。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汽车销量排行榜显示,今年1月份-7月份,汽车销量排名前十位的企业依次是:上汽、东风、长安、一汽、北汽、广汽、长城、华晨、江淮和吉利。奇瑞俨然跌出了销量前十,相较之下,优劣尽显。

也有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感叹,往日的竞争对手长安、比亚迪、吉利、长城等车企都在不断成长,也在不断改革,令人担忧的是,只有奇瑞汽车未见起色。“今时不同往昔,奇瑞恐怕已然掉到自主品牌的第二梯队了。”

然而,若追溯起奇瑞汽车的历史,”权利斗争”一直贯穿其中,从尹同跃创业之初招兵买马开始,“海归派”和“本土派”的斗争从未停歇。

2003年3月份,在尹同跃的邀请下,曾服务于美国通用、福特和伟世通的汽车发动机专家许敏加入奇瑞汽车,时任奇瑞汽车副总经理、工程研究院院长。2005年,第二批海归相继来到奇瑞,其中,包括美国底特律柴油机公司和本田美洲研究中心的发动机博士后辛军;在福特工作11年的汽车碰撞安全专家顾镭;从事车身研究,来自戴克的祁国俊;从事底盘,来自TRW公司的袁永彬;从事发动机电子控制,来自摩托罗拉的李铭;从事变速箱,来自澳大利亚的朱新潮,一度被称之为奇瑞汽车工程研究院“六大海归”。

然而,由于在开发步骤上跟不上奇瑞“大跃进”式的需求,“海归派”很快出现了“水土不服”的情况。2006年8月份,彼时身为奇瑞汽车工程研究院院长许敏、副院长祁国俊、副总经理田中文、副总经理丁少杰集体辞职,直至次年4月份,奇瑞汽车工程研究院的阚雷与辛军等一批重量级海归相继离职。

这也是奇瑞汽车史上第一批“海归潮”,事实上,2010年前后,奇瑞还曾有第二次“海归潮”,但在奇瑞内部对海归已无新鲜感,并对其效用已产生怀疑。“海归派”们的薪水往往是“本土派”的数十倍、上百倍,甚至高于尹同跃本人。“外来和尚是否真的会念经”成为一直以来奇瑞汽车内部僵持不下的争论。

显然,奇瑞面临的已经不仅是两个派系之间的斗争了。上述汽车分析人士表示,可以说,奇瑞汽车正陷入历史以来最大的人事争斗。“如果陈安宁的专权态势持续下去,人才培养机制遭到破坏,外来人才也逐渐丧失加盟意愿,失了人心的奇瑞恐怕再难塑辉煌。”(证券日报)

扫描二维码收听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财编: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