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原创新闻 > 创世纪丨创业浪潮中的北京离硅谷有多远?

创世纪丨创业浪潮中的北京离硅谷有多远?

发布时间:2015-04-19 10:48来源:未知root字号:

文/杨杨

北京中关村的创业大街南边有块硕大的电子屏,今年两会之后电子屏幕上滚动的字幕,就变成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将自己的地位提高到了”众创中心“。今年的两会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提法被纳入进了总理的政府报告。李克强总理也提出要积极发展众创空间。

这条200米长的街道上,如今从南到北都是创业孵化器。什么叫创业孵化器呢?最理想的理解就是,只要你想创业,往这里一坐,就可能找到创业伙伴、投资人,这里也给你提供办公的空间。这条街离我的大学不远,早年我们来这里大多是为了买书,街道最北端的昊海楼曾经是书商集中的地方。但现在不仅街道两边的所有店面都迁走了,昊海楼也被清空了,这座9层的楼都被创业公司和孵化器占据了。

会发生变化的,不仅是这条街道,而是整个中关村地区。去年中关村核心地区的海龙大厦、e世界数码广场等都计划陆续迁出,而腾出来的空间都要让位给孵化器。北京的北四环和中关村大街交叉的这个路口,东西两角的这几座大厦之前一直很热闹,这从川流不息的人群以及门口拉货的小面就可以看得出来。这里的业务此前一直是数码装配,在这里能买到从整机到U盘的所有设备,北边的北大、清华、南边的中国人民大学、北外,以及远一点的北航、中国林业大学的很多学生们,早年都是在这里买配件组装的人生第一台电脑。

这里也一度被称为“中国硅谷”,这里也确实曾经走出过一些著名的企业家,其中包括京东商城的刘强东(微博) ,以及爱国者的冯军,就是从这里掘得的第一桶金子。但从早期集中贩卖世贸电子产品为开端,试图走向真正有创新能力的“中国硅谷”,中关村地区的这种转型诉求,是整个中国经济形态转型的一个缩影。这已经是很多人的共识,上周和一个投资人吃饭时,他说:你看,今年春节联欢晚会的广告商,也大多是和新经济有关。

对新经济的推动,已经从民间上升到了政府。政府的这种推动,也确实有作用。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最新数据,第一季度新登记私营企业79.9万户,增长40.6%。新增个体工商户数量和资金数额分别增长了7.7%和40%。

不过创业大街上的”居民“,仍是这两年在创业大潮中出现的民间组织,比如车库咖啡,这是一家上过德国《明镜》杂志和中央电视台的咖啡馆。虽然是咖啡馆,但主打的却是创业培训和创业投资、团队撮合,在这里你点上一杯咖啡就可以坐上一整天,你的桌子边上可能会有对你的项目感兴趣的投资人、各色专业人士坐下来,互相探讨一番。隔一段时间会有创业者与创业项目的展示。与它毗邻的3W则是同期出现的另一家创业咖啡馆。

北京的这种创业氛围,显然不是中国其他地区所能比拟的。即使上海,我朋友圈里的一个上海的投资人就很纳闷:上海为啥没能产生顶级的技术性创业公司?而我的媒体同行们也说,创业项目要么在北京、要么在深圳,“上海很少去,去杭州也是为了阿里巴巴”。

然而这种人为作用的“创业热”,是否能让北京像硅谷那样,持续产生创新性的创业公司?实际上很多地方政府都在探讨这个问题,但偏偏却是个在有结果前,没人很有答案的一件事情。

我一个好朋友的公司,也在去年年底落户到了中关村创业大街。虽然她并不喜欢这里,因为除了孵化器这里没有任何其他类型的店铺。比如如果要请人吃饭,无论如何都要走出去两个红绿灯。每天晚上,她要横穿整个北京城,去她位于北京城东的住处,那里离CBD更近、也更方便。

我的另一个朋友则认为这里很可怕,“仿佛全世界都被裹挟进来创业了,有一种过度兴奋的不真实感”。她认为,即使在创业者的世界里,也不应该只有创业者这件事。更何况创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事情,但创业大街确实营造了一个场域,使得创业在这里是唯一的事、让人极度兴奋的事。

而反观硅谷,很多人生活在那里在创业中心之外,硅谷也是很多人的家。,不仅在那里创业、工作,也上学、也分享。我认识一位从硅谷回京创业的南京人,他说在硅谷时,最喜欢就是大家坐在加州的太阳下,喝个咖啡聊创业项目。 “那里有很多咖啡馆,但没有一家称自己是创业咖啡馆。”而回国创业之后,他也把硅谷的分享文化带了回来,每隔一个周末,他会在公司举办一个技术方面的交流会,”谁都可以来,只要有兴趣“。

一边是国家推动的,一边是从仿佛从土壤里生长出来的,这或许就是最大的区别。

杨杨,目前供职于腾讯财经,主持《创世纪》专栏,欢迎关注同名公众号@adventure2newworld。若想联络作者,请写信给她:[email protected]

微信扫一扫,帮你发现聪明钱——腾讯财经公众号:腾讯财经(financeapp)重磅财经资讯、特色财经栏目一网打尽

(财编:root)